季子茗

lof放粮吃粮,金光推,暂时不双修,剑三已A偶尔脑洞。医学狗,是个变态。

【追凌】回门

*纯写梗小品段子,主要是老婆想看阿凌出柜差点被抽(。
*一点点忘羡和一句话曦澄,不打tag所以写在开头
*所以懂我意思吧,不吃的姑娘我们默契一点





江家今年过年的热闹从年前就开始了。
 
贬义的那种。

先是魏无羡想回来拜祭,当然也存着“要是江澄心情好容他多待一会,说不定两个人还能喝顿酒提前过个年(毕竟他得跟着蓝忘机回蓝家)”这样的小心思,结果莲花坞大门不知道为什么又不给进了不说,偷偷摸摸翻墙过去还没站稳,鞭子先抽过来了。

脚没等落地就又上了树,魏无羡站稳了一低头:“江澄你干嘛???????”

“上梁不正下梁歪,先抽死你这个带头的,我再去修理那两个小王八蛋!”鞭势一点没停,抽地大树带着魏无羡一阵摇晃。

一见面就挨打,魏无羡心头火也起来了:“我先前夜猎寻到一样好酒,蓝湛又不许我贪杯本就买的少,还想着能同你共饮我才忍了一路,现在?”他拍掉手上酒坛的泥封,仰头一饮而尽,“一口也不给你!”

酒坛脱手,被迎上来的鞭子抽的粉碎,露出后面魏无羡的鬼脸,江澄气得想上去打人,可惜这人没给他机会,只留了一个溜走的背影。

负气翻墙而出,蓝忘机果然等在外面,伸手稳稳抱住扑过来的黑衣青年。单是看魏无羡气鼓鼓的脸和消失不见的酒坛就知道他和江澄又吵了一架,蓝忘机只顺着脊背轻抚,几下就把倔毛驴顺成了一只散着酒香的大挂件。

魏无羡边耍赖边觉得今天的事不对劲,江澄脾气再爆也不会无缘无故发火,再想想他先前喊的,八成就是金凌又干了什么,还因着他带小孩子们夜猎,突然背了黑锅。等到了蓝家传个信过去问问就得了,只是这位小金宗主哪怕还小也得忙得脚打后脑勺,最快也得年后再说了。

*

然后正月初二,魏无羡就等来了回信,一并还有金凌和蓝思追。

金凌一反常态,吞吞吐吐:“那个,若是你惹了我舅舅生气,惯常,都是怎么解决的?”

魏无羡先笑:“你又干了什么,连累我也挨了好一通发作!”看金凌面有难色,他又正色道,“跑,反正你舅舅又追不上我。他这个人气性大,嘴巴坏,但心肠也软,你待他不那么生气了,过去一哄一个准。说到底究竟出了什么事让你都要请教我了?直接去不就得了,江澄又不会真打断你的腿。”

这个问题实在是逃避不掉,家袍下摆都快要让金凌扯脱了线,他才下定决心一样张了张嘴,手却让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蓝思追按住了。

蓝思追向着他安抚的一笑,手也微微用力握了下他的,就成功让金凌把刚刚聚集起来的那股子勇气和信心交给了他。他转头看向魏无羡:“魏前辈,有件事,我觉得得先向您禀明。”深吸一口气,少年沉稳的声线已像个成人了,“我与阿凌腊月初二时一同去了江家,向江宗主求亲,想与阿凌结为道侣。”

魏无羡:“……所以你们是怎么活着跑出来的????”

*

再说腊月初二那一日,其实江澄当时并没有反应过来。
他只是想着阿凌这就要成亲了,是不是有点早?甚至金凌向他道别时,他还“嗯”了一声,想着娶个蓝家的也成,也能管管这成天到处炸锅的小炮仗……

蓝家????

所以等江宗主反应过来“我(虽然还不想认)的兄弟是断袖不说,我侄子也是断袖了?”的时候,金凌都已经忐忑不安的送了蓝思追回了蓝家。

正赶上年关,江澄虽然非常想立刻就把这两个小崽子揪出来“好好”谈谈心,却被大量事务绊住了脚。心头火倒是没降,但是越是思考他就觉得自己越是冷静,说不定还能听他们两个辩解两句再打人。

过了一个月,正月初二,金凌带着蓝思追和魏无羡上了门(魏无羡还是翻墙过去跟他们回合)。

正月初二,还带了蓝思追。

就光这个日子,江澄觉得自己那一个月冷静思考就都被气飞了。

小兔崽子以为他自己是回门吗!

天地良心,金凌真的只是有了空就立马跑过来,再者,等过了十五,他舅舅打不打他可就另说了。

结果蓝思追傻得不得了,半大青年跟他一边高,也只比他健壮一些,就敢死死护在他跟前大喊:“江宗主,别打阿凌,都是我不好!”

这可给金凌急得不行,用力想把人扯到自己身后去:“你闭嘴!舅舅!这事和他没关系,是我先招惹他的!”

蓝思追还想争辩,金凌只能拼了命给他打眼色,小声提醒:“你别说话了!我舅断不会真的打断我的腿!但他会真的打断你的腿!”

江澄把这几句话听了个十成十,心头火起,紫电也亮的惊人,怒极反笑:“好,我今天倒要你看看我到底会不会打断你的腿!”

闪着电光的鞭子抽在地上打出令人胆寒的裂纹,金凌看他舅舅是真的气疯了,抱住蓝思追的手臂就往外冲。感觉身后的声音贴近,他慌不择言,闭着眼大喊:“你还讲我!你跟泽芜君还不是一样!”

江澄彻底停住了,脸上先是莫名其妙再是若有所思,结合先前的怒发冲冠着实有些吓人。两个小辈也心惊胆战地僵持着,被边上一直看戏没敢出声且满心疑问的魏无羡一手一个拎走。

跑路的时候,他好像还看见一个蓝家校服的往莲花坞来。

抹额依稀也是卷云纹。

【曦澄|忘羡】养蟹

*是上一条螃蟹梗的……大纲?段子?大概这么个东西
*是曦澄梗但是最后的最后才有蓝涣先生出场!十分抱歉!!!
*tag打的过于心虚,基本是无cp的云梦双杰组合相声表演(还不好笑
*所有的相关知识都是我百度了以后自我理解了再写的,不是本专业所以算是不懂装懂,不要信!
*感谢收看!!!

第二天上午的飞机回家,江澄坐在客厅里收拾行李箱,旁边趴了一个在沙发背上干嚎的发小。

“澄澄啊你这一走留我一人在此空虚寂寞孤独冷清无人相伴我就是凉在屋子里也没人知道你忍心吗我知道你忍心你这个狠心的男人——”

“好好说话。”

“房租好贵我一个人掏不起。”

江澄冷笑一声:“我就知道。”说罢塞给他一张纸条。魏婴接过来展开,上面是几条详细联系方式。

“我这两天小范围的问了问周边需要合租的——男生,别想了没女的,我怕你骚着人家——这里面我留下的都是风评不错的人,你自己再挑一挑联系了看一看,我的房租交到月末,够你折腾了……我靠你这什么表情!”

魏婴一脸的泫然欲泣,看上去立刻就要扑上来给他一个诚挚的拥抱:“好阿澄!没想到你这么念着我!是我错怪你了快让我给你一大口亲亲!”

江澄……江澄挪到边上单人沙发上坐着去了:“先收收你的戏,有个事我要跟你商量。”

“你讲你讲,阿澄对我这么好哪怕是要我以身相许都行。”

“呸你不早是江家亲儿子了许什么许……这回回了家我不准备去基地里了,想自己搞池塘养螃蟹。”

江家是种藕的,江澄的父亲江枫眠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搞的是一套自己摸索改进的科学种植,和江澄母亲夫妻两人合力经营,藕场越做越大,已经是当地有名的种植基地了。两人本来也是想着毕业了能回家帮忙才一起考了农业大学,现在江澄又说起来想自己创业,魏婴忙正襟危坐地等他下一句话。

“其实这个想法我大三的时候就有了,不过当时也就是想自己做点什么,回去不想着给家里打工了,还没有具体的目标,单纯就是开始攒钱。”江澄说了个数字,“再后来泡了一段时间图书馆,看了不少养蟹的书,里面就包括稻田养蟹,所以我考研的时候才选的循环农业。但说实话我自己一个人干不起来,所以问问你,要不要跟我搭伙挣钱?”

魏婴难得的一脸正经,反复问了他三遍:“你真想好了?”

江澄:“……少他妈废话你到底干不干。”

魏婴:“干干干!”他掏出手机,给江澄看了一条银行卡余额提示的短信:“你看我们兄弟俩是不是特默契,你攒钱我也攒钱,你想创业咱俩专业还互补,完美对不对!”

“你可滚蛋吧,一个学动物繁殖的!”江澄笑骂,轻轻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蹭过来的魏婴胸口:“谢了,兄弟。”

*

再到第二年年中,江澄的稻田养蟹渐渐走向了正轨,本人的努力不消说,父母的大力支持是他没想到的——用来说服二老的草稿他都打了四五个了。

有了父母的协力,江澄最初的工作做的相当顺利,从选址租赁到招聘人手,魏婴这个半技术人员(自称)不在旁边,两人基本都是靠网络联系,更多的是他自己摸索,好悬没从主要养蟹摸索成主要种田。

但不管过程如何,他都自信魏婴回来了不会失望只会惊喜。

——当然魏婴也给他准备了一个大惊xi……吓。

魏婴回来那天他没在田里,忙的忘了时间也没去接机,还是魏婴拎着行李箱来闯的办公室,旁边跟了个名叫蓝湛、长相俊俏的冷脸小哥。

江澄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隔壁财经院的有名人,人有多好看就有多严肃。当时他给魏婴挑室友的时候正巧也听说这人在找房子,就要了联系方式,还想过有这么个严肃刻板的人来给魏婴当室友才好,再没人克制他怕不是要浪出太阳系。

魏婴简单介绍了两边,笑嘻嘻地问:“江老板,我们还招不招会计呀?喏,高材生来上门应聘啦!”

江澄第一反应当然是王八蛋魏婴又消遣人,想上去收拾魏婴之前还给蓝湛点头道了个歉,想着这哪是江家的待客之道,结果就被客人拦住了。

可算有了靠山,魏婴极其熟练地往蓝湛后面一躲:“我可没骗人啊阿澄,是真的!”

江澄嗤之以鼻:“理由呢?你别告诉我蓝湛是被你用语言打动了,你还不如告诉我是你给他灌了迷魂汤还可信一点。”

“这个……也算吧?”魏婴扫了扫脸颊,转头与蓝湛对视一眼,他抬手勾住江澄脖颈,小声道:“这是家属啦。”

江澄:?!!!
 

*

迷迷糊糊地走出去看田却连个本子都没带着,江澄的注意力都在刚才跟发小的谈话上。什么新室友原来暗恋自己多年,自己也日久生情,在一起后更是发现对方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为自己做了很多,经过了一年的同居已经是热恋期了,所以才带着对方一起回了这边。

江澄感情上无法相信,好好的发小一年不见弯了不说,还带了对象回来,理智上……更不想相信。

说好了一块单身到老的,妈的魏婴居然好意思偷跑!!!

他晃到外面,看见个陌生的男人弯腰在往田里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水面一直泛着波纹,像是总有螃蟹游来游去似的。

听见江澄的脚步声,男人站起来面朝他微笑致意,吓得江澄转头看回办公室的方向,毕竟发小的男朋友刚和自己摊过牌就飞快跑到田里还对自己微笑这种事真的很吓人。

男人看他一脸惊悚,连忙开口:“请问是江澄先生吗?我并不是忘机——或者称呼他蓝湛你更熟悉一些。我叫蓝涣,是他的同胞兄长。”

而在他解释的过程中,水里的螃蟹好像对地上的人格外有兴趣,一直动来动去,甚至还有几只试探着想上来,被纱网无情的拦了回去。

*

最后,生意蒸蒸日上,二老板和会计师柔情蜜意,大老板跟自己找来的螃蟹训练师兼品牌形象代言人最后也走在了一起,这出乡村爱情故事有了完美的结局。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养蟹大佬江晚吟&形象代言人蓝曦臣……???

默团子和冥医老师2

居然有2……杏花群里妹子的脑洞,干脆跟着之前那个写了(拿了脑洞就瞎摸这种段子也是很对不起人家……
杏花君&默苍离,师生paro
强行小学泳装


大约是素质教育,或者是为了小萝卜头们在校外活动时的人身安全,冥医就职的小学在五一假后开始给低年级的学生们开游泳课了。学校给校医室三名校医排了班,保证游泳课能有两名校医跟全程。

就是教了游泳才会有那么多蠢孩子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什么河啊水库的都敢去,冥医一边尽职的在泳池边上待机一边腹诽。这节课是一年级的前三个班级一起上,他负责男生泳池,能看到一队男生被老师带去练浮水,其他精力旺盛的小鬼们在浅水区上窜下跳。

在这中间,远远的避开其他人安静泡水的小孩子就很瞩目了。那孩子皮肤白皙,头发也是浅葱色,穿着深色的儿童泳裤就显得他更白了,跟周围被初夏的阳光晒黑的男孩子比起来像是被水泡到了掉色。

冥医越看越觉得这孩子眼熟,他绕到侧面看了看,这不是那个天天逃课跑来占着病床不走拿他当pad支架还不说自己名字的小鬼嘛!

大概吵闹的环境和无聊的体育类课程导致的,这孩子精致的小脸上是翻倍的不耐烦,看起来想跟他玩的孩子不是没有,而是被吓跑了。冥医觉得有趣,就走过去蹲下陪他讲话:“小同学,还记得我吗?”

“你这个开场白很像变态,杏花老师。”小孩子走过来趴在池边仰头看他,嘴唇微微有点发紫。

“乱讲啥,还有就算加上老师两个字你也不能叫我杏花,”冥医摆摆手,“一直呆着不动很冷的,老师觉得你应该多少活动一下,不然要感冒的。”

“就这种地方。”嫌弃之情满溢的五个字被丢给冥医,“一米之内就会撞上一个横冲直撞的……同学,显然不是什么能满足杏花你‘活动一下’的要求的地方。”

冥医歪头思考了一下,觉得有理,于是把手伸给小孩子:“要叫老师,上来吧。”

他牵着冰凉的小手,忽略小孩子“是你要我不加老师的”的犟嘴,向远处的体育老师喊:“这孩子体温偏低,我得带他去冲热水澡。”得到同事的点头示意,冥医立刻用边上的大浴巾把小孩子裹起来抱去淋浴间。

等他冲了个热乎乎的澡,嘴唇也变回正常的淡红,冥医把他裹好,按在更衣室的长条凳上擦头发,边擦边问:“这次你总要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我带着你早退,一会要去给你签字的。”

被毛巾盖着擦头,小孩子讲话冥医听不太清,只听见了个mo什么的音,后来顺着名册找下来,才真正知道这孩子的名字。

默苍离。

【云梦双杰】旗袍

蕾蕾那个曦澄雷文的吐槽简直笑死我……跟亲友哈哈哈哈一晚上,突然脑了这个段子。
感觉还让澄哥穿旗袍给蓝大看有点奇怪,还是改成女朋友吧(。




江澄跟女朋友闹别扭了。

两个人大吵一架然后冷战,江澄冷静下来以后本来还想去低头认个错,结果发现女孩子拉黑他以后怒火再起,一个人靠在窗口皱个眉抽烟。

旁边魏婴还不消停,净出他那些撩小姑娘的损招,江澄烦得要死,恨不得转脸跟魏婴打一架出出火气。

眼看江炮仗马上要炸,魏婴收起嬉皮笑脸:“她拉黑你,那都是气头上的事,人家肯定也早后悔了。女孩子脸皮薄,拉黑了也不好意思再拉回来,就等你给个台阶呢。你给她拍个视频道歉,再拜托你俩朋友转发给她不就成了?”

江澄脸还板着,实际话已经听进去了,他又抽了根烟冷静了会:“成,我坐沙发上去,你给我拍一个。”

“诶等会等会!”魏婴指着江澄身上的家居服,“你好歹换个衣服吧。”他又捉摸了一下,“等着,师兄那有套衣服绝对适合你。”

……等江澄穿上魏婴拿来的大尺码旗袍,他恨不得掐死魏婴和听这个祸害主意的自己。

旗袍上半身完全箍着身体,江澄担心自己坐直了能把旗袍崩开,只能微驮着背,两腿叉开双肘支在上面。这旗袍高开叉,他觉得自己的形象简直像个变态,魏婴还说什么“女孩子看你这么付出一定会感动的!”,感动个屁,不分手算好的了。

抬头再看见魏婴笑得花枝乱颤的,江澄更想掐死他了:“你笑够没有!快点拍快点拍,这衣服马上要开线了!”

魏婴点点头,还在笑但是好歹能拿稳手机了,他向江澄比了个OK,看见他别开头酝酿了一会,直视着镜头说了声对不住。说完立刻站起来,走过来一边喊着“魏婴快给我解开”一边要看视频效果。

然后他看见屏幕上是魏无羡的自拍。

国服今晚终于欧了一次……不管哪边鹤球都是第一把四花,小夜都是第一把短刀,感天动地的爱意x

咸鱼没有年总结。只有来自一个小仙女的“我觉得你的粮变好吃了”以及lof上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靠这些就能活下去了(。)
今年也会爱着杏花,爱着教授,爱着修儒,爱着默杏。
新年快乐呀。

植物鱼梗*
(梗源看图)
(偷摸打个tag)
(是粉!!!)



午砗磲在向北冥封宇汇报公务的最后提起,梦虬孙去看欲星移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本来想说随他去吧,但听午砗磲到说梦虬孙每天会去三四次,每次都带了不少东西进去,甚至还有住进去的倾向,北冥封宇还是决定去看看。

然后就看到海境师相被自己的堂弟从床上搬下来躺在浅浅的沙坑里(他实在不想用埋这个字),土刚刚堆到欲星移的鳞片高,周围被梦虬孙用鹅卵石围了一圈,边上还立有一块木牌:走路注意,请勿踩踏。

……虽然北冥封宇不想说,但是真的,看起来跟花坛一样。

他伸手想把欲星移脸上的细沙抚去,刚伸出手就听见被远远跑来的梦虬孙一声大喊:“王,别动啊!”

梦虬孙把一路提过来的水桶往地上一丢,急忙解释:“王!我有办法让欲星移醒过来!”

看到北冥封宇疑惑的表情,梦虬孙继续说到:“修儒讲,这种情况在中原叫植物人,鳞族类似人族,应该也差不多。既然成了植物,那只要有了合适的环境,用心照顾,一定……就……”他自己先说不下去了,看着花坛、木牌、水桶,和满是尘土的手,连他自己都知道是胡闹的事,王怎么可能不知道。

鳞族的王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停了下,再拍了一次。